四鸾

布袋戏三修,什么都吃。…如果有人的话,小评点粮也可以(反正…大概没什么人吧…画的不好看啦!)。

[薛洋中心]搁风尘(壹)


薛洋中心注意!
错字可能注意。
往事臆想注意。
无碍慢用~XD
壹.
     如今正值昭节初上,江水曲曲,野鹜尝暖,沉鳞浮逐,唤得东风催来,那渭水便自行绕邑长流,经咸阳,过高陵,带着徐软的新鲜气息转至栎阳,将新耕季度的祝愿抛撒进繁盛的人烟里。
   “盛传渭南昌荣,如今看也不过尔尔,”平常薛洋只是卧在巷内,除必要之外不大走动,免得耗费力气。却看今日春风破入城港,本以为是好兆头也难得兴起,酸累一日半晌,所得钱币也不过是仅供温饱一顿,剩下大半时辰,仍得挨过,“真是吝啬。”
      掬水扑面,冷暖对于这副脸庞来说,早已是只认个大概得事了,流水淌过消瘦的双颊,薛洋忽得一愣,目光想下凝住了。面下是自己的影——尽管模糊,却将特点凸显的很好,瘦小的、羸弱的,顺着泥水杂横过,分外狼狈,仅存的一星半点秀气俊俏深深地藏在眸底,晦涩难明。
      他回首是灯火兴簇的街道,吆喝声、杂打声,熙熙攘攘。山楂混着新鲜糖水,幼童欢愉地笑声慵慵散散地呼来。
     ——不想听见,不能听见。
      干净清爽的衣物从堤畔上的系绳上被哪家收好;热乎着熏着酥软香气的早点被商贩摆好上案,馥郁芬芳晃过巷道招摇而过。
       ——不想看见,不能看见。
      薛洋猛地站起身,腿脚已经发麻发痛却不得他理会,静默地伫立良久,远处商船悠悠地拉起了帆,映着舒云碧色实在养眼,尽管一切与他截然无关。
      他梗下头,终是蹒跚着隐入徐风里。
  —TBC—